首页 »

华为离职江湖⑮丨和前几位都不同!这个90后华为离职后,5个月穷游30省50多座城

2019/10/14 19:27:46

华为离职江湖⑮丨和前几位都不同!这个90后华为离职后,5个月穷游30省50多座城

“卡哇伊居然来北京了!好想去围观!求行程求地点!”那天中午,我在张志强的微信朋友圈里,看到这样一条状态。他给文字配上了一张照片,图中正是那位他称为“卡哇伊”的NBA球星。

 

“下午2点在世贸天阶!”我忍不住回复了他,不仅因为我发现我们竟恰巧是同一位球星的“粉丝”,也是因为,他是我开始采写这个“华为离职江湖”系列以来,认识的第一个“90后”。前前后后认识的好几位曾经的华为人,当中相对年轻的,也已快35岁了,毕竟,在职场打拼出一番名堂,总归是需要些年头的。

 

不过后来,虽然知道了时间地点,张志强还是没有去,而是参加了一场创业者活动,“不能影响工作呀。”这句话他常挂在嘴边,采访时,当他得知时间要远远超过他所预计的1小时,便有些面露难色。“创业之后,工作可一点都不比以前在华为轻松。”

 

这个1992年出生的小伙,身上挂着太多让人羡慕的“标签”:清华毕业、就职华为、穷游全中国……每一样都足够拿出来说上半天。不过现在,他把自己称为“连续创业者”。

 

 

还是叫我“学习者”吧

 

创业者,不难理解,但“连续创业者”是啥?网上搜索了一下,打开词条,描述令人感到有些意外:

 

“连续创业者,就是成功或失败地操作过不止一个,是两个,三个,甚至更多的创业项目或者商业模式的这样一批人。他们从以往的失败或成功的创业经验中分析市场前景,分析手头项目,分析未来盈亏,都比第一次创业的创业者显得容易。”

 

还有一句更不留情面:

 

“就是每次创业都失败的人,这些人令投资人胆寒,他们出门买包烟能碰到十个追债的。‘读书人的事儿能算偷么,创业连续失败的能叫失败么,当然不能’。”

 

有点“屡败屡战”的味道。可见,这并不是一个十全十美的好词,至少是褒贬不一。敢以此自居,还挺有胆量。翻开张志强的简历,从2015年8月至今,他作为主创或团队成员参加的创业项目就有6个,涵盖了酒店民宿、青年社区、付费问答、户外文化、媒体营销、社交共享等不同行业。

 

“种子轮,失败”;“种子轮,获得投资机构百万投资,最后因为股权方案没有谈拢而婉拒”;“找到个体投资人投资30万元,后因资金链问题放弃。”前三个项目,张志强的进展并不十分顺利。

 

“我觉得叫我‘连续学习者’,可能更准确一些。”张志强说,在创业这件事上,自己还只是一个“小学生”,每次换行业、换公司,都是一个学习新知识、获取新经验的宝贵机会。慢慢地,他的事业有了起色,如今,他在积致科技担任市场总监,这是一家主营项目技术开发、技术咨询与技术培训的互联网科技公司,就位于他的母校清华大学南门外。

 

“以前在华为,客户都是大公司,创业就不一样了,有一个单子就能活下去。”如今,人微言轻,为了争取“活下去”的机会,他必须放低姿态。华为的经历让他学习到,企业的成功必须要以客户为中心,“以前每周都有2万元的预算,用来打点客户关系,现在只能参加和组织各种沙龙,努力多认识不同的人。”

 

同时,由华为离职员工组成的华友会,也在资源、资金方面给予张志强很大支持。一方面,大家会互相推送职位信息和行业最新进展,交流学习,另一方面,还会经常邀请嘉宾,分享各自经验。“北漂创业,能有人提携,有好的学习社群,非常不容易。”

 

张志强的本科同学们,如今还有不少仍在校园里攻读学位,争取毕业后进入国家电网这样的国企。没有选择这样看似稳妥的路,他却毫不后悔,在他看来,自己是“笨鸟先飞”,虽多了些辛苦,却积累了更多人脉与经验。

 

“所有的收获都需要靠自己争取,努力一定会有回报,这样的‘奋斗者文化’是我在华为学习到的。”

 

 

为等客户,他在东北的寒夜站了2小时

 

虽然早已是国内通信设备行业的巨头,但华为真正广为人知,其实还是近些年的事,依靠手机产品,他们在普通消费者中打开了市场,张志强也是在这时被“圈粉”的。

 

2013年底,在清华电机系就读的他进入了大四求职季,与不少同学“广撒网”的海投简历方式不同,他直接将目标对准了华为,足足研究了华为一个多月,连天涯社区的华为板块,都被他翻了个底朝天。机会总是青睐有准备之人,张志强如愿过关斩将,顺利通过层层考核,进入了华为,任职运营商BG(Business Group,企业业务)客户经理。

 

他对自己的定位十分明确:在社会大学之中学习社会经验、积攒人脉,再苦再累都没关系。

 

然而在深圳完成3个月的培训后,每个新员工都要被分配到其他省份的一线办事处,不仅要远离家乡,还要远离大学所在地,就这样,江苏出生、北京读书的张志强,被分到了哈尔滨,维护黑龙江省电信采购部、财务部、法务部的客户关系,负责合同、回款和收入确认工作。

 

原先,张志强以为自己会被派往国外,最后却被派往了离家上千公里的黑龙江,这有些出乎他的意料。同时,高强度的工作也让他颇感压力。他所在的部门仅有4人,业务却覆盖全省,人少事多,“早上起来就要处理几十封邮件,有时在出租车上都会打开电脑做合同,夜里工作到一两点也很正常。”而到了周末也难有清闲,还得陪客户、谈生意。

 

有一次,为了等待客户商讨合同细节,张志强在寒风彻骨的冬夜,守在客户家的小区门口,足足站了2个小时。没吃晚饭,又乘出租车长途颠簸,原本就有些感冒的他,浑身虚汗捂在羽绒服里,冷风一吹,冰凉刺骨,胃里翻江倒海,最后直接吐在了路边。

 

2015年3月的一天,午夜时分,月黑风高,春寒料峭。张志强离开单位,走在哈尔滨的街头,突然被眼前的景象震慑住了:昏黄的路灯下,一堆支离破碎的模特凌乱地堆放在路边,雪白的零部件与路边混杂了污渍的积雪融为了一体,“当时感觉,眼前这堆模特就有点像我自己。”

 

 

“刚入职的时候比较年轻,遇到了坎,没挨住。”在这里,他待的时间并不长。考虑到自己外派出国的愿望并未实现,加上黑龙江的发展前景不如北上广深等大城市,他留下了一份认真思索后的辞呈。在华为的这段经历,让他学习到很多社会工作的经验,认识了很多朋友,“创业初期没有收入,他们还借我钱、给我地方睡。”

 

结束了这段前后6个月的短暂旅程后,张志强又踏上了一条独自穷游全中国的新旅程,在华为,他还攒下了旅游的经费。“有一句话叫‘读万卷书,行万里路’,我们‘90后’,从小到大书读得很多,路却走得很少。”他想借着这次旅行,了解中国商业环境,学习传统行业,同时也认识更多朋友,分享各自阅历。

 

150天,结识150人

 

那年3月到8月,5个月,张志强走遍了30个省的50多座城市,还初步了解了15种行业模式,住过酒店、青旅,也睡过沙发、网吧、麦当劳,乘过火车大巴,也坐过轮船单车。

 

“对于我来说,这趟旅行就是个学习的过程。”大概这就是“学霸”的基因吧,在张志强的观念中,创业是学习,工作是学习,旅行也是学习。

 

张志强在青年旅社与朋友合影。

 

了解张志强的朋友都知道,作为工科生,他对历史和地理并不熟悉:“我曾经闹出个笑话,问朋友‘青海是属于哪个省的’。”在这趟旅行中,每到了一省省会,他就立马搜索省博物馆的地址,去感受中国历史与文化的博大。

 

“曾经有朋友问我,旅行几个月你不无聊吗?不累吗?”的确,每天坐火车、坐公交、徒步至少几千米,风景再美也会审美疲惫。除了对旅行的热情、了解社会的欲望,张志强最大的动力,就是结交新朋友。一路上,他认识了超过150位新朋友,微信好友的名单每天都在增加,消息通知也越来越多。

 

“不一定是因为便宜,喜欢旅行、喜欢交友的人,可能骨子里就喜欢硬座。”虽然舒适的交通方式有很多种,张志强却对火车硬座情有独钟。在他看来,这种4个人或6个人面对面成一组的设计,很容易让人成为朋友。聊天、打牌、帮忙搬运行李,与站票乘客共享座位,都是互相认识的方式。

 

在火车上,张志强认识了去青海湖骑行的鄂尔多斯小伙,认识了投资失败皈依佛教的大哥,他在夜里把座位给别人,自己则盘腿坐在地上,还认识了在北京当编剧的年轻人,还有好多不知道名字故事也忘记了的人……“在火车这么短暂的旅程中,我们很难真正地去了解一个人的生活。”人们往往不愿把自己的内心想法告诉亲友,却愿意向初次见面的陌生人倾诉,张志强需要做的,仅仅就是做一个倾听者。

 

旅途中保存下来的票根。

 

而作为一名摄影爱好者,在旅途中,他还拿着手机、相机,发现每个城市最普通的角落,记录人们的生活节奏,和他们脸上的表情,并因此认识了不少朋友。

 

“脸皮要厚!脸皮要厚!脸皮要厚!”翻看照片,面对满脸羡慕,好奇取经的我,张志强直呼“重要的事情说三遍”。他告诉我,在拍摄时,不少人的防范心理其实非常重,了解来意后,大部分都会直接拒绝,快步离开。“被拒绝20次,就再去找第21个目标,如果到晚上还是一无所获,那就买杯奶茶回去吧。”他经常会搭讪两三人一同出行的女生,对方比较有底气,也不太容易跑开。遇到外国人时,成功率就会很高,他们会耐心倾听,主动配合,笑容也非常自然。拍完过后,张志强会主动询问对方是否需要照片,如果需要,加个微信,就成了朋友。

 

听了他的经历,有人很羡慕,也有人问,旅行那么久,需要些什么?张志强总是这样回答:钱,空闲时间,充分的计划,健康年轻的身体……这些其实都不一定是必要的。“有的朋友带着几万、几十万出去玩,也有朋友身上一分钱没有就出去了。”

 

“很多事情,做起来其实比想着要容易。”